咨询电话:
新闻资讯
媒体报道

“裁员潮”席卷硅谷、华尔街美联储曾经“引以

时间:2022-11-23 13:42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日前,美国公布了10月份多项经济数据,其中CPI超预期回落让市场信心大增,新增非农就业人数好于预期,失业率仍处于历史低点,这使得美国资本市场情绪大幅回暖,股债双涨。

  而同一时间,美国硅谷、华尔街则正在经历着一轮惨烈的“裁员潮”,除了“急先锋”推特宣布裁员50%,英特尔、亚马逊、Meta、高盛、花旗等多家科技与金融巨头企业纷纷开启大规模裁员动作。

  一直以来,较为强劲的就业市场是美联储大举加息的“底气”来源,而如今这般“冰火两重天”的局面不禁让人疑问,美国的就业市场怎么了?

  在推特裁员之前,本轮硅谷的裁员寒潮早已有了征兆。自下半年,Snapchat、英特尔、微软等多家美国互联网企业宣布了近千人的裁员计划,苹果、亚马逊、Alphabet(谷歌母公司)均宣布放缓或冻结招聘。

  马斯克高调宣布推特裁员50%释放出一种信号——裁员潮的高峰正在到来。短短半个月内,Meta宣布将裁减1.1万名员工,亚马逊宣布将裁员约1万人,支付巨头Stripe宣布将裁员14%约1000人……根据数据提供商Crunchbase的数据,今年美国已有超过6万名技术人员被裁掉。

  与此同时,美国经济的另一个晴雨表华尔街的日子也不好过。据CNBC报道,11月上旬,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巴克莱银行在银行和交易部门裁减了大约200个职位,花旗银行裁掉了约50个交易岗位。高盛集团在银行部门裁员数十人。摩根士丹利也被爆正在草拟裁员名单。早前陷入破产风波的瑞士信贷更是计划在第四季度裁员2700人,并计划到2025年总计裁员约9000人。

  作为美国财富最集中的两大行业,信息科技、金融业为何开始纷纷裁员?这实际上与今年以来美国金融资产价格不断走低有关。上海社科院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孙立行表示,美国股市遭遇五十年一遇的下行行情,美联储又连续激进加息,导致借贷成本和融资成本相应上升,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就是信息科技和银行业。

  孙立行说,美国银行业与中国银行业通过利差盈利的模式不同,美国银行业主要依靠IPO融资服务盈利。今年9月和10月,美国的并购活动同比下降43%,新股发行规模更是同比下降95%,创下2011年以来同期最低水平。融资活动跌至冰点,直接影响了银行的营收。

  实际情况在刚刚公布的三季报中也清晰地显示出来,华尔街主要银行机构净利润都出现了大幅下滑:摩根大通净利润同比下降17%,花旗净利润同比下降25%,富国银行净利润同比下降31%,摩根士丹利净利润同比下降29%,下滑最严重的是高盛,净利润同比下降了43%。

  另外,孙立行提到,科技和金融行业长期以来人才竞争激烈,企业习惯实行人才囤积策略。而到了经济下行周期,企业流动性收缩,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衰退和不断恶化的经济状况,企业必须“瘦身”经营,才能重新获取市场投资者的青睐和投资信心。

  一定程度上,这种“裁员”确实反映了市场期望,不少企业在宣布裁员后股价不降反升。最近,谷歌母公司Alphabet也被投资者TCI基金管理公司致信,要求企业必须通过“积极行动”削减员工人数和工资支出,以达到缩减成本的效果。

  但与硅谷、华尔街的萧条不同,美国最新出炉的就业数据仍然显示出强劲的势头:10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26.1万人,大幅高于预期的增加19.5万人。这表明美国就业市场的需求仍然十分旺盛。

  一边裁员一边招工,为何会出现这样矛盾的场景?第一,美国10月份失业率已经出现回升,3.7%的失业率虽然处于历史低点,但已经回升至高于疫情前的水平。第二,美国就业市场的需求更多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,如酒店、教育保健等服务行业,科技、金融行业的就业需求仍处于疲软状态。

  孙立行指出,供需结构性矛盾是当前美国劳动力市场的核心问题。新冠疫情对就业已造成长期性影响,部分劳动力已经流失,转化为长期缺口。根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计算,在线视频疫情后,180万至400万劳动力因为确诊新冠而永久地退出就业市场,原因包括了生理创伤、心理创伤、移民减少、交通不便等等因素。

  即使疫情形势变好,美国就业市场也很难修复至疫情前水平。一些关键的指标是,劳动参与率连续两个月下行,10月劳动参与率为62.2%,低于预期值和疫情前水平;9月就业市场职位空缺人数回升至1071.7万人,职位空缺率仍然处于历史高点。

  为了降低通胀,美联储决定牺牲一定程度的经济和就业,激进加息政策的后果已经在硅谷和华尔街的裁员潮上有所体现,从10月份的数据来看,通胀也有所回落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如果美国劳动力市场的供不应求问题无法缓解,工资的上升趋势将会持续,从而进一步推高通胀,这很容易让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再次陷入两难的局面。